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夜夜中文 >> 表哥是妹控[红楼] >> 第107章

贾珍便说出几个名字, 都是素日来往相与的,人品不好说,才气是有的。

下人摆上些素馔来, 无非是豆腐面筋青菜, 大家随意吃了些, 说了些如何做官,如何报效朝廷的话,各自散去。

外头有人来报,说薛蟠要回来了,明日到家, 薛姨妈喜得说不出话, 忙叫那小厮进来细问。

这小厮是飞马回来报信的, 身上风尘仆仆,跪下磕了头,将薛蟠的境况一说,薛姨妈再没有不放心的。

连宝钗也落了几滴泪,又递帕子给她母亲, 母女两个忙着叫人打扫房屋, 打点衣裳摆设。

次日叫人在城外迎着薛蟠一行,大骡子大马,十几个人,拉着许多箱子,进门先拜薛姨妈, 跪在地上口称“母亲”。

薛姨妈一把将他搂在怀中,见他黑壮了些, 不禁又哭又笑, 母女兄妹叙谈过了, 才引着去见王夫人,又去拜见贾母,献上带来的土仪。

“可惜你舅舅这几日不在家,改日再去罢。”薛姨妈瞧着儿子,满心疼惜。

薛蟠笑道:“我先把伙计们和货品安置好了,再回来陪妈说话。”

说着出去店里安插妥当了,至晚方回,来见薛姨妈。

见桌上笼着灯,摆着饭,母亲和妹子都还没动筷子,薛蟠就说:“妈先吃就是了,怎么还等我,折煞我了。”

宝钗笑道:“你走了这一二年,妈着实牵挂,好容易回来了,不见着你的面,哪里吃得下去。”

薛蟠作揖道:“我不在家,都是妹妹替我尽孝,生累妹妹了。”

薛姨妈见他这样懂事,早忍不住哭了,宝钗也觉鼻子发酸,起身道:“人家说‘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哥哥怎么和我客套起来!”

“是了,是我说错了,今儿是一家团圆之喜,正该高兴,怎么哭起来了!”薛蟠忙拿帕子要给他母亲擦眼泪。

薛姨妈垂泪道:“我是见你长进了,心里高兴,罢了,吃饭罢,你也饿了,这些菜都是合你的口味,你多吃些。”

说着便取了干净的筷子替薛蟠拣菜。

薛蟠笑道:“我正饿得受不了,今儿多吃些。”叫丫头添了碗饭,狼吞虎咽地吃起来,薛姨妈母女便看着他吃。

吃着饭,薛蟠又拣了几件途中的趣事说与薛姨妈和宝钗听,都是他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听得母女两个惊呼连连。

等撤了桌子,沏上香茶,正说着话,管事的来讨主意,躬身问道:“大爷带回来的荷花儿姑娘,怎么安置?”

薛姨妈一听,便看向薛蟠,道:“蟠儿,你路上买了个丫头?”

薛蟠忙道:“不是买的丫头,这原是个良人,叫她叔伯兄弟卖了,路上逃出来,我们车队搭了她一程。”

薛姨妈听了数落道:“你好大的胆子,人家的逃奴你也敢收留!仔细叫人家知道了吃官司!”

薛蟠道:“我哪里敢做这样事!要卖她,没卖成,她自己跑了,要真是人家的逃奴,外头人生地不熟的,我哪里敢管呢!”

听薛蟠如此说,薛姨妈才点点头,道:“这还罢了,她要肯留下,就叫她当个丫头,给她一碗饭吃,正好你妹妹还少个丫头服侍,要是不肯做丫头,给她几两银子,叫她自谋生计去。”

宝钗并不说话,只留心瞧她哥哥。

薛蟠却并不犹豫,道:“妈这个主意好,今儿晚了,暂且留她住一天,明儿再问过她的意思。”

管事的得了主意,自去安排荷花儿的住宿。

这里母子兄妹说话,薛蟠就说起路上遇到强盗,幸得路过的柳湘莲救助,和他结为金兰兄弟的事。

薛姨妈双手合十,一连念了十几声“阿弥陀佛”,对柳湘莲感激不尽。

莺儿道:“夜深了,恐怕园子里要落锁,咱们该回去了。”

经她一说,薛姨妈忙道:“我的儿,你快回去罢,明儿再来。”叫丫头取了宝钗的披风来,命两个婆子在前头打着灯笼,母子两个送出门外,眼看着宝钗裹着披风去了,方才转身回房落锁。

薛蟠先还摆酒请客,大肆会见亲友,谁知路上经了风霜,水土不服,病倒在床上,薛家请医服药的调治。

这日贾琏来看视了一回,说了几句话,出来便遇上贾理,兄弟两个见过礼,来到小书房坐下。

贾理道:“我恍惚不知听得谁说,老爷叫哥哥往平安州去?”

贾琏笑道:“原来你知道了?是有这么回事,平安州节度使和咱们素来有些交往,老爷有事相商,叫我走一趟。”

贾理若有所思,含笑道:“不知是什么事这么要紧,还要叫你亲自过去。”

“若叫别人去,老爷不能放心,”贾琏想了想,道,“这件事我知道得也不深,既然你问,我就告诉你,可别说给别人听去,叫人知道了,咱们要担天大的干系哪!”

说着冲贾理招了招手,贾理附耳过去,贾琏便小声说了几句。

贾理听得脸色都变了,强自平了平心火,压低声音道:“这是疯了吧!还真把自己当土皇帝了!”

贾琏笑道:“你也太大惊小怪了,谁家没有两件见不得人的事,偏你这样没见过世面似的,放心,追究不到咱们头上。”

贾理没了话可答对,脑子里乱哄哄的,见手边有半杯冷茶,拿起来喝了,心里一个激灵。

听见这件事,他第一个冲动就是告诉皇帝,但这个念头随即就被自己镇压了,若这件事大白于天下,平安州节度使未必会被抄家灭门,贾府倒是活不下去了。

……只能另想法子。

贾琏看不出他在短短的时间里转过那么多念头,陪着坐了会儿,说了两件儿女的小事,有人来说东府珍大爷相请,便起身去了东府。

这里到了宁府,却不见贾珍,只有贾蓉带着人收家伙,见了贾琏,便笑道:“叔叔里头坐,才有个人来拜,我父亲会他去了,这里有一句要紧的话,叔叔进去说给我老娘去。”

贾琏笑道:“什么人,这么要紧?”

贾蓉“嗐”了一声,道:“什么要紧的人,不过是我父亲欠过他一个人情,如今找上门来,不好不见他。”

嗔着小厮仔细抬花盆,又转头道:“叔叔进去告诉老娘,将那五百两银子送出来,这里一会儿就要使的。”

贾琏道:“我知道了。”抬脚便往里头去了。

这贾蓉所说的“老娘”即尤氏继母,人称尤老娘,现在宁府住着,帮着料理些家务,两府都认得。

谁知贾琏到了后头,却不见尤老娘,只有尤老娘带到尤家的一个女儿二姐坐在那里做针线,婆子丫头都在外间伺候。

这尤老娘和前夫生有两个女儿,都生得花颜月貌,贾琏自打见过一面,便十分念念不忘,只是惧怕娇妻爱妾,不敢过去兜揽。

见贾琏来了,尤二姐忙放下针线,上前相见,两人行过礼,贾琏觑着眼瞧了瞧那针线,笑道:“妹妹越发能干了。”

尤二姐只是低头一笑,让了坐,叫丫头倒茶来吃,也不多话,自己回身坐在榻上,拿起针线来刺。

贾琏接了丫头的茶,一双眼睛只在二姐身上,手搭在腰间,正要解那九龙佩,就见三姐扶着尤老娘过来了。

“劳动二爷走这趟,有什么事,打发个丫头说一声就是了。”尤老娘笑道。

贾琏忙起身问好,道:“烦婶子来看家,侄儿走一趟,又有什么。”又问三姐好。

三姐睨了他一眼,笑向她母亲道:“妈也不必谢他,有事没事的就过来晃荡,还不知打的什么鬼主意呢!”

贾琏只当没听见,说明了来意,尤老娘忙道:“正要送去呢,谁知说了两句话,回头就给忘了!银子就搁在那个架子上头,整整齐齐,一分不少。”

说着,忙打发丫头送到前头去。

这里贾琏便陪着尤老娘说话,他年轻口滑,奉承得尤老娘眉开眼笑,连二姐也掩着口笑,时不时递来一眼。

弄得贾琏心里痒痒的,越发舍不下。

尤老娘才吃了饭,要歇午觉,三姐和丫头送了她母亲进去,回来和她姐姐坐着,姊妹两个低声说笑。

贾琏觉得没趣,正要走,贾蓉就来了,一头碰在他三姨身上,又缠着他二姨要砂糖吃。

尤二姐嚼着砂糖,吐了他一脸渣子,贾蓉嘻嘻笑着,舔着都吃了。

“好个没皮没脸的东西!你有的是老婆丫头,还这么胡闹!”尤三姐追着贾蓉打,贾蓉躲了两下,回头碰在她怀里,拿头顶她,尤三姐便胡乱打他。

丫头掀帘子叫道:“大爷回来了。”

贾蓉忙整了整衣裳,上前迎着他父亲,尤氏姊妹也站起来。

贾珍负手走进来,见了贾琏,笑道:“我们这里最近忙得乱糟糟的,你嫂子又病了,我就没过去,听说你媳妇身上不好,竟没问候。”

贾琏躬身笑道:“咱们兄弟,何必说这样的话,媳妇倒还过得去,医生说不妨事,只是要静养。”

“你们府里哪里离得开她!说是静养,只怕也静不下来。”

贾珍口中说着,自去换了身衣裳,约着贾琏出去吃酒,贾蓉跟在后头伺候。

……

贾理那日听了贾琏所说平安州之事,心里颇为不安,只是无法,过后到底寻了贾琏,劝了他许多话。

说得贾琏也后怕起来,口中支吾着,自去设法。

这里荣府摆了一日的酒,略请了请亲近的世交亲友,贾琏陪着贾理出来把盏,挨次斟了一巡,大家热闹过去,也就罢了。

却说薛蟠不过是水土不服,在家里养了几日,渐渐的好起来,这日正在家和母妹闲话,小厮进来说:“货物都发放完了,有两只箱子,说是大爷买来私用的,张大爷叫人抬来了。”

薛蟠跳起来道:“我怎么就糊涂到这步田地!特特的买来给妈和妹妹的东西,(注1)倒忘个一干二净!”

忙叫人抬了进来。

宝钗和薛姨妈看去,却是两个夹板夹的棕箱子,打开来,一个是绫罗绢缎等日用之物,一个却是许多精巧小玩意儿,各色笔墨花笺,又有皮影戏,一出一出的放在青纱罩的小匣子里。

薛蟠笑道:“这是给妹妹的,妹妹拿去自己玩也好,送人也好,图个新鲜。”

宝钗别的都不理论,只有里头一个泥捏的薛蟠小像,拿起来瞧了瞧,又看了看她哥哥,微微笑了。

薛姨妈忙着拣东西分送贾母王夫人等,叫人把箱子抬进园去,宝钗回了房,将东西一一的瞧了,分成一分一分,遣人给诸姊妹送去。

东西送到潇湘馆,黛玉见是她家乡之物,不免勾起一场伤心,落了几滴眼泪。

正难过着,不想贾理走来看她,黛玉忙收了泪,起身道:“哥哥来了,我还没恭喜哥哥高升呢。”

贾理见桌上堆着许多东西,黛玉脸上似有泪痕,便知前情,走到桌前瞧了瞧,拿起一个水银灌的小小子,笑道:“这些东西是谁送来的?我也许久没见这东西了。”

紫鹃笑道:“是宝姑娘才送来的,人家好心好意,倒惹得姑娘一场伤心,叫人家知道,怎么过得去呢!三爷来得正好,帮我们劝劝姑娘。”

黛玉没好意思,笑道:“谁伤心了,不过是一时触物生情。”

贾理端详了她一眼,含笑道:“你该多听听紫鹃的话,虽说你是小姐,她是丫头,我看有时候,她倒比你看得开些。”

紫鹃道:“三爷快别臊我了,我不过是旁观者清。”

说着下去沏了茶来,放在贾理面前。

贾理看见砚台下压着张纸,上面有些字迹,便道:“写了新诗?给我瞧瞧。”

黛玉忙启砚取了出来,笑道:“我闲来无事,想着史上那些有名的女子,终身遭遇可怜可叹,便胡乱凑了几首,也不大好。”

贾理接过看时,只见是《西施》,《虞姬》,《明妃》,《绿珠》,《红拂》五首七言绝句,诗句清新不俗,令人耳目一新。

“立意先就不和别人一样,该拿去给你们社里那些人瞧去。”贾理道,“只是‘尸居余气杨公幕’这句,我看着不爽快,岂不闻杨公诗云‘漠南胡未空’一首,何等气概。”

黛玉笑道:“只好喜欢这些诗罢了。”说着夺了自己的稿子去了。

两人坐在榻上说话,黛玉便问这一外放几时回来,贾理道:“少则一二年,多则三五年,听朝廷的安排罢了。”

黛玉便有些不舍,心里有千言万语,只是说不出来。

不多时,宝钗过来串门子,贾理便起身去了。

贾母那里又遣人唤他,贾理去了,贾母着意嘱咐了一回,道:“你这一去,带不了几个人,你房里使唤的人怎么着,你有主意,先告诉我。”

贾理想了想,道:“老太太也知道,我不大在家,那些丫头还认不全呢,只有红儿和晴雯是我熟悉的,红儿已经定了亲,我走之后,放她出去嫁人便是了,至于晴雯,她跟了我这些年,也不好随意打发,等我问过她的意思,酌情安排罢,别的丫头听二嫂子安排就是了。”

贾母点头道:“这样就好,只是你一个丫头不带了去,在外头谁服侍你?”

贾理笑道:“谁敢短了我的东西,老太太只管放心。”

一时婆子来请放饭,贾理陪着贾母吃了饭,自回房去,叫红玉进卧室来。

红玉进来在杌子上坐下,笑道:“三爷叫我做什么?”

贾理笑道:“你也知道,我选了官,要到外省去了,我本来想着多留你几年,谁知不成了。今儿老太太问我,房里的丫头们要怎么安排,我已经和老太太说了,放你出去嫁娶。”

红玉心里早有预感,听他这么说,还是喜悦,当即道:“都是三爷的恩典,我给三爷磕头了。”

贾理道:“咱们还弄这个作什么,都是些虚客套,你坐着。你是个明白人,往后的日子只有好的,没有坏的,我也没什么可嘱咐你的,你跟了我一场,这里有二百两银子,就当我给你的嫁妆,箱子里那些绸缎,都是你收着的,你挑二十匹去,可着你喜欢的花样子挑。”

红玉道:“这几年已经得了不少赏赐了,不敢再拿三爷的东西。”

贾理笑道:“我不大在家,里外的大小事都是你经心,我嘴上不说,心里是知道的,这点子东西不过是你应得的,再推,就是嫌少了。”

红玉只得应下,到底磕了头,道:“主仆一场,到底受两个头,说起来也有个始终。”

说得贾理也有些伤感起来,暗自压了压心绪,道:“你去吧,叫晴雯进来,我有话说。”

红玉便走去唤晴雯进来,晴雯倚着门笑道:“怎么,当了官儿,看不上我们了,才打发了红玉,又要打发我去了?”

贾理沉吟片刻,道:“我要打发你,也要看你本人的意思,你性子最倔犟,要不合你的意思,还不把我这屋子都掀了呢!”

晴雯握着帕子吃吃的笑,走过来坐在小榻上,道:“我哪里也不去,就守着这个屋子。”

贾理道:“别说呆话,你们都大了,早晚都有去的时候,趁着我还能做主,你怎么想的,说给我,我给你做主。”

晴雯便低了头,一声儿不言语。

贾理见她不说话,便道:“你原是老太太给我的,不如仍旧回老太太那里去,或者,你和宝玉好,索性服侍宝玉去,他那里人多事少,宝玉待你们又和气。”

晴雯却滴下泪来,赌气道:“你要嫌我,直接说就是了!何苦在这里说这白话!”

贾理道:“这话从何说起,红玉还不是我从宝玉那里要来的,如今叫你服侍他去,也是寻常事,何必多心。”

晴雯没了话说,只低头盯着帕子出神。

僵持了会儿,贾理道:“既然你不说,我就替你做主了,将来是好是歹,都别怨我。”

晴雯起身去了,贾理又将红玉叫进来,与她商量将晴雯送去怡红院的事,红玉想了想,笑道:“我劝爷别弄这事,宝玉身边那些人我还不知道,一个个张牙舞爪的,叫谁插得下脚去!晴雯看着厉害,其实怪憨的,到了宝玉身边,还不叫他的那些姑娘们给吃了呢!”

贾理听她说得有理,烦恼道:“总不能真的退给老太太去,别人都当差当得好好的,就她回去了,叫她怎么抬得起头来!”

红玉也是无法,主仆两个说了一回,总是没个妥当主意,只得各自歇了。

不几日,柳湘莲竟回来了,恰逢薛蟠大愈,设宴给他接风洗尘,宝玉和贾琏兄弟也去相见。

一时贾珍得知,死活拉了宁府去,就在宁府花园里摆酒,大家取乐。

柳湘莲是正主儿,席上众人都来敬他,开宴不久,正经菜没吃上几口,倒灌了一个肚饱,便说要更衣,离席来到外头。

解了手,宁府的小厮捧过水盆来伺候洗手,柳湘莲洗过手,叫风一吹,心里觉得爽快好些,举目望见前头有棵好桂树,开了一树的桂花,随风送来暗香,便走到桂树下赏花。

湘莲折了枝桂花在手里,想着拿回席上与众人同看,沿着石子路走去,却听得矮墙外传来一个女声,说的是:“我不只爱这张萍的侠气,更爱他能不囿于世俗之见,敢娶云飘飘为妻,奇女子配伟丈夫,这才是天作之合。”

这番话正说在湘莲的心坎儿里,他也是《萍踪侠影》的铁杆书迷,这书一出,就取代了《楚客传奇》在他心里的地位,成为他的最爱。

张萍之妻云飘飘这位风尘中之奇女子,也成了他最为喜爱的女主角。

柳湘莲也是个痴人,看了这书,便常想着,若能得这样一位情深义重的聪明美貌女子为妻,才算不枉此生。

谁知墙后的这女子口中所谈,竟与自己心中想的一样,顿时让湘莲生出知己之感,再听得这女子的姐姐说云飘飘身份下贱,不当为妻,这女子又驳她姐姐,数说云飘飘的好处,不禁站住了。

不防矮墙后露出半张脸来,和他打了个照面,猝然之下,两个人都吓了一跳,四只眼睛一对,都呆住了。

※※※※※※※※※※※※※※※※※※※※

注1:出自原著。

喜欢表哥是妹控[红楼]请大家收藏:(www.yeyezwxs.com)表哥是妹控[红楼]夜夜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表哥是妹控[红楼]最新章节 - 表哥是妹控[红楼]全文阅读 - 表哥是妹控[红楼]txt下载 - 游火的全部小说 - 表哥是妹控[红楼] 夜夜中文

猜你喜欢: 徒弟已经黑化了青龙血被亲爹托付给少年仙君后道场鬼王独宠腹黑嫡妃择天记之狐生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朕不行,朕不可乙女的上升法则诱宝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穿成娘道文的女主我和妲己抢男人江湖不挨刀女配威武(快穿)穿越之妇道[快穿]如魔似幻凤耀异世重返王侯家(重生)悲剧发生前[快穿]极品弃少兔谋不轨猎人同人-无处不在的龙套生活月识记春时恰恰归婚姻榜
完本推荐: 监狱风云全文阅读魔界少主都市游全文阅读开局富可敌国全文阅读校花的绝世道尊全文阅读生化危机全文阅读狼督军全文阅读荒岛求生之我是特种兵全文阅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全文阅读傲娇校花爱上我全文阅读绣魂师全文阅读最强纨绔全文阅读极品仙尊在都市全文阅读真武丹尊全文阅读我的老爸是国王全文阅读尸蛊命全文阅读狐情未了,狐仙老婆求放过全文阅读全球首富全文阅读绝代武神全文阅读捡个总裁老婆全文阅读农女火辣辣:撩夫种田生个娃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恶魔就在身边火影之忍术大师神级插班生剑破九天至尊妖神系统修仙强者重回都市回到明朝爱上我禁区之狐我能听见你的声音彪丫头修行记劫天运我为国家修文物斗罗之冰玉天鹅诡异流修仙游戏侯府遗珠九重华锦腾飞吧店口网恋以实物为准武谪仙狂婿沧元图踏星穿越之厨娘龙血战神末日终战雷霆武神被空间坑着去快穿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大唐扫把星九域剑帝

表哥是妹控[红楼]最新章节手机版 - 表哥是妹控[红楼]全文阅读手机版 - 表哥是妹控[红楼]txt下载手机版 - 游火的全部小说 - 表哥是妹控[红楼] 夜夜中文移动版 - 夜夜中文手机站